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45集)

因法之名第45集剧情因法之名第45集

  邹桐开车送葛大杰来到事发地,这是一个游乐场,郑天已经将许志逸带去了一个摩天轮之上。葛大杰担心而不得已失控,吩咐仇曙光安排布置保证人质的安全,他要独立面对郑天。

  郑天不停拿着斧子砍在柱子上,随时都要砍断绑着许志逸的绳索,郑天大叫葛大杰过来,并口口声声要求见记者。许子蒙来到之后抬头看向挂在摩天轮之上的父亲,心中忧虑担心。仇曙光则和小刘戴着口罩假装成记者跟了上去,郑天认为他想要的人都到了,心里很满意。

葛大杰等人赶去郑天抓许志逸现场

  郑天质问葛大杰为什么要放出许志逸这个人渣,郑天忽然发现了仇曙光假扮的记者,斥责他们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,并要一斧子砍断绳子。许子蒙大叫不许伤害父亲,让郑天来杀他。郑天却认为许志逸是个人渣,就是他让自己戴上了绿帽子,他要亲自执行许志逸的死刑。郑天告诉葛大杰本来他以为这辈子都没有机会报仇了,可是没有想到葛晴却嫁给了许子蒙。而许子蒙每天半夜都会离开家里,还经常和葛晴吵架,而葛大杰则从来没有来过他们家里,郑天就认为自己报仇的机会来了。

  郑天不停的跟踪葛晴,也仔细观察许子蒙家里晾晒的东西,买了和姥姥家一样的晾衣绳,还有一样的毛巾,并且还在许子蒙的车里抹上葛晴的血,想要以此栽赃给许子蒙,可是没想到许子蒙却被放了。

  这些彻底激怒了郑天,声称要为袁立芳报仇。葛大杰认为郑天根本不爱袁立芳,口口声声要为袁立芳报仇,实际一直也是想要控制袁立芳。郑天哭诉自己从未得到过袁立芳的爱,袁立芳只爱许志逸,这才是郑天要杀许志逸的原因。

  郑天几近崩溃的时候,邹桐和陈硕拿着一个笔记本上来,谎称是袁立芳的日记本,并告诉郑天袁立芳是爱他的。两人当众宣读袁立芳的日记本,可是上面根本一个字都没有。陈硕编造了一个袁立芳怀孕的消息,郑天几乎都要相信了,可心中又起疑心要求邹桐把日记本送过去他要亲自看。陈硕担心邹桐有意外不肯放手,邹桐示意陈硕放手,并请陈硕相信她。

  当邹桐走过葛大杰身边的时候两人一个眼神交换已经明白彼此,邹桐递给郑天日记本的时候故意把本掉落地上,郑天心系袁立芳弯腰去捡,葛大杰趁机冲过去抓住了郑天。

  大家都忙着把许志逸放下来,许子蒙第一次拥抱了父亲,扶着许志逸回家去了。微风吹过日记本,邹桐发现日记本上画着她的画像,捡起来一看的确是陈硕画的她,邹桐脸上露出微笑。陈硕走上前深情看着邹桐,提出要和邹桐坐一次摩天轮,邹桐微笑答应,两人相拥在一起。

邹桐陈硕送许子蒙离开

  许子蒙写了一本名为因法之名的小说,之后就要出去到处走走旅游,邹桐和陈硕送许子蒙离开。许子蒙临行前和邹桐陈硕一起合影,看着许子蒙完全放下了,邹桐也展露笑容。

  结束了许子蒙的案子,林检察长严肃批评了邹桐,认为他的感情违反了检察官的要求,邹桐也认为自己现在离合格检察官的标准还差的很远,无论何时都不应该忘记检察官的身份。这也是邹桐穷尽一生都要学的课题,当天邹桐就向组织写了检查请求处分。

  今天公开审理陈谦和一案,邹桐来找陈谦和。陈硕叮嘱陈谦和一定要坚持说两枚指纹是当时认为无用才没有上交,陈硕认为陈谦和为此已经受了十七年的心里责罚而已够了。可陈谦和却声称自己的事情自己心中有数,让陈硕做好律师就行了。邹桐看着陈硕紧张的样子,劝说陈硕一定要放轻松,陈硕担心陈谦和今天如果定罪就是他亲手把父亲送去了监狱。邹桐劝说陈硕放松心情,心无旁骛为父亲辩护,而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犯过的错负责。同时,邹桐也让陈硕相信法律,法律是公正的。

  陈谦和妻子给陈谦和穿戴整齐,陈谦和叮嘱妻子以后要好好帮着陈硕和邹桐做做家务,让两人好好干事业。希望妻子也改改碎嘴的毛病,妻子却表示自己改不了了,因为她的毛病只能陈谦和迁就和更正,所以陈谦和必须回来给她纠正,陈谦和知道妻子舍不得自己不免动容。

  在法庭上,葛大杰作证,声称即便是陈谦和有错,可当时他就算看到两枚指纹也不会改变当时的判断。葛大杰仔细回忆当初一开始不相信是许志逸,可是后来坚信是许志逸,最大的原因是他对许志逸的偏见,才会锲而不舍寻找能证明许志逸有罪的证据。而当时也认为一个大案破不了将对社会是一个很不好的影响,从未想过万一不是许志逸所为该怎么办。葛大杰声称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他就是这样认为的,就算陈谦和真把指纹交上去,他也无法认定许志逸是无罪的。葛大杰认为自己作为案子的承办人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因此向许志逸和其家人深刻道歉。但是错案不是一个人的是,尤其是打在像陈谦和这样的技术人员身上是不公平的,葛大杰希望能从历史背景下考虑对陈谦和的处罚。

  因法之名还刘成清白,邹桐等人抬头看向五星红旗

  陈谦和也认为自己当时认定是许志逸杀人,所以觉得门框上的两枚指纹没有价值。陈硕认为陈谦和没有上交两枚指纹,只是当时认知的问题,并不是有意隐瞒,且十七年来他也饱受心里折磨。陈硕认为在法律上父亲是无罪的。最终法律判定陈谦和入狱三年,缓期三年执行,散庭之后,邹桐微笑带着陈硕离开法庭。

  邹桐一直处理的刘成案子也有了结果,虽然已经找不到当时的东西了,在那个动荡的年月很多东西也丢失了,也找不到证人。可当地法庭还是决定给刘成一个仪式,废除之前的判决,还刘成清白。

  邹桐带着刘成前去法庭,刘成打扮一新,激动认为自己是一个干净的人了。王守一也刻意赶来非要坚持旁听一把,几个人都扶着刘成开车去往法庭。

  对刘成而言,正义迟到了四十年,可是迟到的正义也是正义,邹桐宣布因法之名,因法改判还刘成清白,刘成激动地热泪盈眶。

  走出法庭之后,刘成抬头看向庄严的国徽,心里也彻底踏实了,对邹桐非常感激。邹桐认为人都是一样的人,是刘成赶上了好时候,刘成也点头称是。邹桐等一行人都跟着刘成看向法庭外五星红旗迎风飘扬。

本文系剧情吧原创,未经许可请勿转载!转载许可